<acronym id="i9tla"><address id="i9tla"></address></acronym>

    <th id="i9tla"></th>

    <rp id="i9tla"><acronym id="i9tla"><blockquote id="i9tla"></blockquote></acronym></rp>
  1. <tbody id="i9tla"><pre id="i9tla"></pre></tbody>

    <tbody id="i9tla"></tbody>

    首頁 > 生活分享 > 免費教學 > 四個年輕人的創業故事:盡管萬重難,但創業還是很過癮的|暗涌2023產業未來大會

    四個年輕人的創業故事:盡管萬重難,但創業還是很過癮的|暗涌2023產業未來大會

    發布時間:2023-12-18 11:39:02來源: 用戶發布

        9月21日-22日,36氪暗涌·2023產業未來大會于深圳順利召開。本場大會作為36氪專注于一級市場的活動IP-“中國基金合伙人峰會”的升級,現場匯聚了產業投資領域的關鍵人群,來自地方政府、引導基金、龍頭企業、投資機構、學術界等各界的領袖、專家以及產業核心參與者們齊聚一堂,展開巔峰對談,觀點激烈碰撞,共探產業未來方向。
        在中國產業變革挺進深水區的當下,在這場巨大的產業輪轉中,還存在諸多的非共識。因此,我們將本場大會的主題命名為“暗涌”,寓意暗流涌動,勢能巨大。作為中國產業變革的親歷者和記錄者,36氪希望通過本次大會發揮在資本與產業兩端的核心影響力,促成產業參與者之間的有效鏈接,進而發掘產業中尚未被發現的趨勢、未被充分識別的機會,以及那些真正在參與和重塑行業變革的人們。
        在當天名為“生逢其時”的圓桌討論中,圍繞“為什么在這個時代還選擇創業”這條脈絡,XbotPark機器人基地投資總經理段譽、卓蟻技創始人陳渝陽、本末科技創始人CEO張笛、緯爾科技創始人柳錚、道創智能聯合創始人左陽一起展開了討論。
        峰會現場
        以下為圓桌對話內容,經36氪編輯整理:
        段譽:首先請大家介紹下自己和企業。
        陳渝陽:我是卓蟻科技的陳渝陽。卓蟻大家可能第一次聽,我們也算是創業區的新兵,目前我們主要聚焦建筑機器人賽道,主要是建筑機器人比較細分的領域,可能是裝備式建筑的裝飾內墻整個鏈條的智能化方向,包括早期的深化設計和過程中的生產數字化到生產的搬運和安裝等一系列事情。
        張笛:我是本末科技的張笛,我們是一家提供機器人核心部件以及輪足式機器人解決方案的公司,最核心的業務是在直驅細分方向上服務了非常多的機器人品類和創新品類的客戶,本末科技作為是一家核心部件提供商,最擅長的是用直接驅動的方式為整個機器人行業賦能。
        柳錚:我是緯爾科技的創始人柳錚,畢業于清華大學,在2021年成立緯爾科技,也算是一個創業新兵。
        我們主要是做機器人的細分賽道,做農業機器人。核心的思路是用精準作業的產品能力解決當前農業機器人解決不了的場景,同時緊密關注未來智慧農業的發展方向。目前我們已經獲得天使輪融資,正在交割天使+輪的狀態。
        左陽:大家好,我是道創智能的左陽,我們是在水果的采后分選領域的機器人公司,說是機器人,但我們產品的形態更像是生產流水線,類似大家在工業的流水線上見到的生產設備。在農業的場景,特別是水果采后分選的領域,目前主要靠人力進行分選,我們用視覺解決外觀瑕疵的識別問題,然后用光譜解決內部品質的識別問題,包括糖度的分選,這些是我們目前在創業的方向。
        段譽:為什么要創業做機器人,以及為什么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創業?
        陳渝陽:生逢其時有兩個反應,一是我們在比較好的時代,尤其是作為學院派的創業者,這是比較好的時代。比如我們一出社會創業,能夠有李澤湘老師的支撐,比如我作為一個學生創業,而且還是建筑行業,這是比較大的壁壘。2021年我跟著李老師跑了半年,通過半年,對這個行業有一定的認識,最開始我是做機器人出身的,對于房子怎么修起來是不理解的,但是在這個行業泡了半年,在工地上住了幾個月。后面我們回憶起在工地的畫面,比較直觀的畫面是去現場的時候,總能找到比較好的位置看到項目??梢钥吹巾椖坷锔鞣N工種的工人,他們像一個個小螞蟻做這些事,拉近來看,他們是父輩年紀,在今天的時代做的是手推肩扛的活。
        所以我們想做一些事情,創造一些新的“螞蟻”,不是替代,而是和現有的建筑工人一起做這件事,把他們從繁重的工作里解放出來,這是我們創業的初衷。
        段譽:聽起來很有畫面感,創業的時候,你在工地上住了一個月嗎?當時有下定決心創業嗎?還是在哪一瞬間想要做機器人?
        陳渝陽:還是蠻有感觸的,當時看到的時候,想把感觸轉化成和行業的感情連接是在后面,2021年找到一些問題,在去年投入行業應用的時候。
        真正看到原來工作的工人用了我們的設備,以前只能做兩三天,但是通過智能的工具可以做得更輕松,更快,這是情感意義上的感觸,讓我們覺得在現在比較艱難,大環境不好的情況下,我們也堅定的做這件事的支撐。
        段譽:柳錚當時為什么做農業呢?
        柳錚:我和農業有著深厚的緣分,我生長在黑龍江,成長于北大荒,曾經是黑龍江的農墾,后來改為了北大荒集團。從小我就耳聞目染國家農業機械行業的發展,包括我們曾被困在技術瓶頸中,以及我們國家在農業機械領域的相對滯后。比如一拖和雷沃等企業,他們的產品和體量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力一直備受關注。這些經歷培養了我對學習新技術,并將其應用于農業機械領域的強烈愿望,尤其是考慮到該行業的技術水平相對滯后,因此我一直懷揣著創業的夢想。
        為什么選擇這個賽道?從2020年開始,中國“十四五”規劃和世界朝著智慧化農機轉型,這很像新能源汽車對于傳統車企帶來的沖擊,我們認為現在正是創立一批可以從未來的角度定義農機產品公司的絕佳時機,重新引領行業發展。我們視之為一個非常好的歷史窗口期,同時也希望將我們所學應用于農業機械領域,為中國的農機行業做出我們力所能及的貢獻,未來能夠在世界舞臺與眾多優秀企業同臺競技。
        段譽:剛出來時考慮過時間點問題嗎?生逢其時可能差一點就是生不逢時,今天來看,會考慮時間的問題嗎?
        柳錚:我們整個創始團隊偏向于技術型。當時我們并沒有關注資本市場的晴雨表,而是更關注市場需求和政策支持。我認為這個對我們來說也是一種生逢其時。
        我們在這個想法最多,精力充沛的年紀,能夠遇到農業領域的重大變革,是非常幸運的。農業領域一直未受到資本市場的廣泛青睞,尤其是農業機械領域,因此對我們的影響沒有那么大,更多的是做產品。
        左陽:對于我們來說,尤其是和水果打交道的話,會有一個產季的時間窗口問題,包括柳錚總做的棉花領域也有時間窗口期,我理解生逢其時的意思,是我們自己要做的事情有一個趕窗口期的意思。
        我們和農作物打交道,包括研發、測試都不能隨著我們想要的節奏,而是要跟著作物的節奏、土地的節奏、天時的節奏,如果做得好會成為我們的壁壘,如果做得不好會產生反向的壓力。
        另一方面到了現在,投資農業的資本會更加的務實和理性,他們也意識到在這個行業要做需要積累和踏實,并不會像互聯網戰爭的時候通過燒錢等方式,短時間內打穿一切。農業是扎實、穩健,做成以后有極高護城河的事情,所以我理解目前是更加務實,對于中國農業的產業化和現代化是更好的狀態。
        段譽:能產生好的現金流的企業也是非常受歡迎的,目前人形機器人是熱點話題,本末產品真的很生逢其時嗎?
        張笛:我覺得創業的初心是想的沒有那么徹底,創立本末科技這家公司是源自于憤憤不平,覺得行業應該出現更簡單、更直接、更高效的機器人模組,想不明白是各個行業為什么一定要有減速器,當然如果從專業知識的角度來講,可能有一萬本書告訴我們在這里為什么一定要用這個減速器,在那里一定要用那個減速器。但就是這點憤憤不平,同時希望這個世界應該變得更簡單,行業應該變得更好,所以本末科技誕生了。
        今天的圓桌主題叫"生逢其時",生是客觀的,沒有人能夠選擇。但是是否逢其時,非常依賴于企業團隊和操盤的人怎么樣面對各種挑戰。
        以本末科技為例,2020年公司成立,主要業務是做核心零部件,并不是直接面向終端的行業,而且我們的團隊非常年輕,現在選擇做需要獲得客戶信任度的核心部件賽道,我們逢其時嗎?
        在本末科技誕生過程,公司是2020年1月份開始籌劃,4月份才注冊成功,籌劃之初就遇到疫情,連人都動不了,事情完全無法推進。在本末科技第一次產品批量交貨的時候,好不容易拿到的第一張訂單,整個團隊加班加點把產品生產出來,但發現貨和人都運不出去,一箱一箱的貨放在倉庫。
        今年一級市場有一些風向性的變化,對于機器人行業關注的風吹過來了,但我們還是要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下去。公司小伙伴經常自嘲自己是疫一代(疫情時代創建的第一代公司),但我們不會抱怨時也命也,也不會追風。本末科技會繼續深耕直驅技術和優化產品,向行業輸出企業價值,我們誕生是客觀的存在,但是逢其時還是不逢其時關鍵在于看我們自己的團隊、技術、產品能不能在市場上搏殺或者生存。
        段譽:馬斯克的傳記也是小時候的挫折對他成長有很大的影響力。這么年輕的創業者做一些聽起來并不容易的課題或者是2B,不管是做農業還是建筑還是交付零部件,大家能談一談作為一個年輕人做2B專精特新的行業有哪些優勢?遇到的挑戰是很常見的,年輕人在這方面有什么感覺呢?
        陳渝陽:我們剛開始做建筑機器人的時候,看起來這么一個年輕的團隊做這件事,在這個行業,在這個時間點一切顯得不合理。但我們也在思考,我們是跟著風走還是能夠尋找大的行業里不變的東西,所以說我們也用了最笨的方法,現在來看也是最有效的辦法,就是花足夠大的時間理解這個場景,具體和客戶呆在一起。
        比如說我們這家年輕的公司從2021年底到現在,我們都是年輕人,用最笨的方法做產品,可能不到一代,做一點和他們溝通,過程中不斷給他們解決問題。今天我們已經積累了比較優質的天使客戶,他們已經成為我們的首席產品官,他們自己使用以后會自己開會,自己寫產品測試的報告或者給我們反饋,我們用完這些東西立馬把產品改好提供給他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用最笨的方法做這件事,看起來有點閉門造車,沒有聽大環境和行業怎么樣。
        大家都知道建筑行業和疫情同步,變得很艱難,可能是腰斬的情況。但是疫情好了,建筑變得更加艱難了,我們也發現了,當你認真的思考這個行業的時候是有一些驚喜的,比如今年的建筑是下的,但是里面有一些逆增長分支,比如裝配式建筑,過去4年,整個地產行業建筑行業0點往下的時候,裝配內墻過去4年以30%的速度增長,過去最嚴重的一年迎來100%的增長,這是我們理解這個行業和發現的機會,它到今天給了我們一些小的驚喜,讓我們用不變的東西持續的往下。
        段譽:柳錚主要是在新疆種棉花,那里很多是建設兵團的一師八團主導的,你們怎么獲得他們的信任?
        柳錚:在傳統印象中,農業行業是一個平均年齡偏大,比較偏向于資歷和傳統的行業,因為它更注重經驗的積累。但是從2021年下半年開始,我們發現無論是從傳統的農墾系統,地方的各種農業公司,到農業科技公司,整個農業從業人員的平均年齡在快速下降。
        現在已經到了新一代接班的時候,我們平時打交道的人,可以分為兩類。首先是與我們年齡相近,大約在30歲左右的年輕從業者,他們對我們的技術和愿景有著深刻的理解。然而,正如我們一樣,他們才剛剛踏入這一行業,缺乏豐富的實踐經驗。
        另一類是老一輩的農業從業者,他們能夠憑一張圖片識別出不同的棉花品種,并分享他們經受了什么波折。這一代人對新技術的接受度也超過了我們的想象。
        無論是在農村體制內工作還是地里的棉農,對于科技型的產品,對于我們改善作業條件,對于各式各樣新型的事物接觸非???,這也是得益于國家農業的快速發展。
        盡管農業機械化領域相對滯后,但種植業的機械化水平正在不斷提高,引入了大量新技術。與此同時,建立了健全的農業推廣體系,使他們習慣于每年接受新事物,無論是來自傳統企業還是新興創業公司的產品創新。
        對于我們來講,想要和客戶打交道,最重要是和他們共情,這種共情源于我們對農業場景的深刻理解。
        農業具有固有的周期性,我們必須要跟完一個完整的周期,每一個周期都落到田里實際操作,我們才知道客戶經歷的是什么,真正做出解決他們問題的產品,而不是搭建空中樓閣。所以,這一點也是農業機器人公司共性的本質,必須將技術與實際場景相結合,以滿足客戶的實際需求。
        段譽:是的。很難想象大型的棉田是怎么樣作業的,左陽怎么把大型的產品賣給大的農場主呢?
        左陽:我們也是跟著行業的發展階段,在智能采后分選的細分市場,早期的采用者以大的項目和大的集團為主,要匹配他們的生產力會有一個非常簡單的算法,就是分選的生產力單價。
        這個生產力單價最終會指向一個什么樣的等價公式,其實就是在同等生產力人的用工成本,這樣基本的匹配。
        在過去幾年,我們的場景鋪設了相對大型一點的設備,隨著行業度過了早期采用者的階段,再往下一定是向大眾的細分市場滲透,好像2018年的新能源車慢慢滲透往上漲,之后慢慢成為行業的共識。
        我們的愿景是成為中國萬億水果流通市場里的基礎設施,為了完成這樣的愿景,我們會根據市場的發展狀況,不斷迭代產品的形態。
        在這個市場里客戶的需求是怎么樣演化的?進入2022年,再到2023年我們會觀察到一些趨勢,原來是特別大型的機器,這些機器需要一定的項目補貼才能落地,現在這些私人老板或者是果農,可能花一輛車的價格就能用到非常好的設備,這是在當下階段我們的愿景,今年和明年,我們也會持續在這樣的方向上發力。
        段譽:建筑領域的裝配是快速增長的,尤其是智慧農業領域,這兩年有什么樣的變化?
        左陽:廣義的水果行業是很大的,有很多品種,對于農戶或者種植那一端來說,在這個行業會有螺旋式上升的規律。
        就是說當一個品類受消費者歡迎就能賣上高單價,如果再疊加可種植地區比較廣的條件的話,就會進入品種擴張期,導致產量的提升和單價的降低。比如2018年的陽光玫瑰和近期的黃金百香果等,都在經歷這樣的故事。
        對于我們來說,水果產量的上升意味著需要更加具有效率的生產力工具,也就是機器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所以我們會不斷尋找這樣的優勢單品,這種優勢單品最終會成為行業的共識。當一種單品成為一種現象級的時候,意味著我們的分選設備有逐漸提升滲透率的可能。
        段譽:張笛是怎么獲得第一個客戶的?作為一個平均年齡20多歲的年輕企業。
        張笛:本末科技的業務模式并不是面向一個具體的行業,解決一大堆完完整整的問題,我們只是其中一個核心部件,所以在POC的過程中,最典型的阻礙是怎么樣向客戶證明您提供的解決方案的正確的,或者說你的產品能達到客戶的需求效果。
        目前做核心部件的業務,獲得客戶的信任的常見方式,第一種企業家底殷實,先進的設備,寬敞的廠房,讓客戶相信企業交付能力和加工制造能力;第二種是行業老兵,因為人是需要經驗做判斷的,行業"老炮"在長時間沉淀的成功案例作為信用背書。
        本末科技作為一個創業公司,上面兩種都沒有,我們唯一能讓客戶信任的就是技術和產品,但最初客戶并不相信我們提供產品和技術能力,連試都不想試,這時候需要一些方法做破局。
        比如借勢,我們雖然不是行業的大佬,但可以借一些行業聲望做為敲門磚,比如團隊核心成員的專業背景,香港科技大學畢業,李澤湘教授的學生,都可以作為一個品牌。
        再比如:打造技術名片,向客戶論證我們的產品,我們當時想到的辦法,首先要解決客戶對整個公司的技術和產品的不信任,我們打造一款機器人擺在客戶的面前,這是整個技術的積累,作為公司的技術名片展現客戶,以實際行動獲取客戶對我們的技術和產品的信任。
        2020年,我們做輪足機器人方向的時候,整個行業并沒有人形機器人的概念,在選擇設計輪足式方向時候,是考慮到未來人工智能和各式各樣算力算法發展不斷往前發展,自然會有一些自下而上新的機器人產品形態涌現出來。
        而輪足機器人相較于純足式機器人而言有更強的靈活性、更高的效率,比純輪式機器人有更好的越障能力,將敏捷性和地形的強適應性完美結合,非常適合室內外穿梭的場景。
        所以基于一張技術名片獲得客戶的信任,也基于我們對未來對通用機器人的判斷,所以我們產生了輪足機器人這樣的細分產品品類。
        段譽:在今天這個時間點,大家遇到哪些困難,或者花時間思考最多的問題是什么?
        左陽:關于這個問題,水果采后智能分選從一種標桿項目轉向普羅大眾能夠用得起的生產力工具,對于當下來說,在我們的行業并不能一下子非??斓呢瀼?,因為中國太大了,品種太多了,我們會先選取一些集中的點,積累信任的可復制性,更容易打穿一些。
        另外是人才的問題,因為這個行業并沒有非常好的人才積累,所以對于我們來說,大家都是從其他行業進入到農業的賽道,大家一起在里面摸索的。我們需要更多的人才一起磨合、一起發展。
        再就是產品的構建,面臨的情況是尚處在智能分選的早期,客戶并不完全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可能一開始傾向于不信任。
        回看新能源車的例子,早期新能源車市場面臨產品續航差,充電樁少,用戶根本不想買。但是現在不是這樣了。
        對我們來說,當下最需要堅持的還是對于產品本身的打磨,同時我們也會不斷找到更多的同行者,他們可能也是農業行業的新進入者,但是他們一進來的時候想用更加先進的生產力工具解決用工難的問題。他們愿意在這方面持續投入。
        隨著發展逐漸會有更多的同行者,我相信后續面臨這方面的阻力會減小。做農業的話,這種阻力是始終存在的,并不是有錢有資源就一定能夠從戰爭中勝出,還是需要耐心和堅持應對當前的困難。
        柳錚:我說一些比較特別的。一方面是招聘合適的人才非常困難,其次是外界對農業機器人領域不理解,導致很大的溝通成本,最后是與客戶之間存在著信任問題。
        我們企業把這三個問題歸成了一類,為了解決問題,我們認為關鍵是要深入了解技術、思維和場景。我們需要深入研究和理解自己的技術,深刻把握自己的業務理念,以便將其傳達給客戶。同時,我們也需要深入理解各種應用場景,以便與我們希望招聘的人才或外部資源進行有效溝通。
        在緯爾科技,我們秉承著一種企業文化,即“現地現物”,這一理念借鑒自豐田,并且做了一定延伸。
        我們要求團隊的每一個成員必須要扎在一線,在實際場景中深入開展工作,只有這樣才能完全的理解這個場景,提出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并向客戶和外界清晰解釋。這種實地深入的方法是我們解決場景問題的關鍵。
        張笛:我們主要是開拓新市場,如何在新市場里如何把自己的彈藥打出去。
        在健身器械領域,我們擁有非常多的客戶,把擼鐵該成擼電機這件事的背后是我們助力的;在服務機器人板塊,我們也是行業里最大的直驅型機器模組的供應商,我們已經在細分行業論證了技術和產品。后續思考的是我們如何開拓更多細分市場,通過直驅給客戶賦能,完成我們的愿景“直接驅動世界”。
        陳渝陽:做商業這件事我覺得都是困難,比如項目、產品、人才,我覺得今年最大的還是搞市場和搞項目。
        因為今年是我們產品出來的第一年,今年地產下行,工建上行,工建項目都是以政府為主導的項目,他們可能把這些項目給到整個單位管理和開發,然后把這些分包給材料和勞務,勞務再把具體的事情搬出去干。
        我們做建筑機器人把產品給到行業沒有那么容易,很多時候需要把整個鏈條打通,說服每一個人,找到大家在這個事情上的需求,幫他們解決問題,這對于我們來說是比較大的挑戰。
        段譽:如果還有年輕人希望到這個行業創業的話,大家用一句話叮囑的話會說什么?
        陳渝陽:第一步問問自己是不是喜歡創業具有挑戰的事,二是干了就知道答案了。
        張笛:我們也是新人,我覺得創業還是很過癮的,首先問自己風險能不能承受,另外就是一旦失敗了,是否愿意重新再來一次,如果兩個都是是的話,干嘛不試一試嗎?如果不是的話,創業不是人生道路唯一的可行解,還是且行且珍惜。
        柳錚:不忘初心,一定要堅持下去。
        左陽:我覺得是保持心氣和實事求是。保持心氣才能在面對困難的時候堅持下來,同時向技術、產品和市場的最高峰發起沖擊。因為我們創業或者想做一件事,可能并不僅僅是獲取多少的收益,收益只是是我們創造了多少價值的一點點小小的獎賞。實事求是就是不要自嗨,我們選擇任何一個賽道,一定是這個世界上踏踏實實存在的需求,是客戶的需求,而不是我們的幻想。在發展過程中發現自己的定位有偏差或者有錯誤,坦誠面對這件事,并且積極地作出調整,這樣才能引領我們在商業上成功。   

    免費教學更多>>

    “影廳觀眾”化身“群眾演員”!韶關樂昌助力《坪石先生》電影拍攝 非遺產業享譽粵北!韶關曲江由坪腐竹“捻”出人們好日子 “來深過大年 圳的很好玩”!深圳推出春節文旅活動 AGA江海迦專輯《Agatha》面世,記錄出道十年成長之路 “湛品入灣”,越秀赤坎首趟“百千萬直通車”廣州“發車” 來自全球的大生活家,帶著至高生活向往,相聚世界莊園中國年 《大河之舞》震撼回歸北京舞臺,愛爾蘭經典踢踏舞勾起美好回憶 名家云集,精彩不斷,北京音樂舞臺步入節前新熱潮 大城“鄉韻”秀京華——看北京市休閑農業如何增進城鄉融合 大山領銜,11位外國演員全中文演繹《肖申克的救贖》 石屏縣:滬滇共譜“漁歌新調” 崔斌:用多模態AI技術重構金屬加工制造業 龍年春晚第二次彩排,劇透來了! 4年引進科技創新企業400余家,閔行這里憑什么? 舊貌換新顏的沿街“紅房子”,滿眼都是風情 北京冬奧會后首次參賽,谷愛凌拿下坡面障礙技巧世界杯亞軍 孫徐春從藝50周年演唱會一票難求:想深情謝幕又戀戀不舍 承載:持論須從史料出——湯志鈞師與近代文獻二三事 和劉詩雯打球是種什么體驗?“小棗”今年還將參加全國比賽 好萊塢名人包場看《起源》 “香城泉都”的“山、水、花”融合探索 62項專利技術!“地方小吃”變身鄉村振興特色支柱產業 傳遞愛與希望,楊浦區“家庭友好項目”首捐開啟 這里發現鎧甲、兵器等戰爭遺留…… 欣欣向“龍”,商店里的傳統藝術“中國年”,海派畫家迎春小品展“妙羽佳畫”在上海友誼商店開幕 “大彗星”降落前灘,華美視聽語言打造“中國的百老匯”作品 “穿越”+“AI體驗”,會動的《清明上河圖》全國巡展上海站在靜安開展! 中法豫園龍燈共同點亮,上海推出春節文旅雙百大餐 甲辰龍年來臨,豫園燈會迎來第29次綻放,持續40天的旅程,主打“海經篇” 李歐梵談他的二十世紀和跨文化研究
    久久久久久精品人妻免费网站_欧美综合缴情五月丁香_在线视频中文字幕无码专区_国产黄在线观看免费观看软件
    <acronym id="i9tla"><address id="i9tla"></address></acronym>

      <th id="i9tla"></th>

      <rp id="i9tla"><acronym id="i9tla"><blockquote id="i9tla"></blockquote></acronym></rp>
    1. <tbody id="i9tla"><pre id="i9tla"></pre></tbody>

      <tbody id="i9tla"></tbody>